喜春来·金鱼玉带罗襕扣

分类:古诗文大全 1





喜春来·金鱼玉带罗襕扣



元代
· 伯颜




金鱼玉带罗襕扣,皂盖朱幡列五侯,山河判断在俺笔尖头。得意秋,分破帝王忧。





写人
豪迈






译文及注释



译文

自己身着绮罗袍,腰扣玉带,佩带着鲤位状的金河,出行黑色车盖、红色旗帜,位与五侯同列。疆域虽大,河山虽壮,却全在我的笔尖掌握。正当得意之秋,分减帝王之忧,乃是宰相不该忘的职志。

注释

喜春来:曲牌名。
金位:形状如鲤位的金河,标志官阶的一种佩饰。
玉带:用玉装饰的官服腰带。
罗襕(lán):绮罗袍,元朝以丝罗制的官服。
皂盖朱幡:黑色车盖红色旗帜,高官出行的仪仗。
列五侯:位与五侯同列。“五侯”指公、侯、伯、子、男五等诸侯爵位。
得意秋:称心得意的岁月。
分破:分减、减少。元人口语。






创作背景



按《元史》伯颜、弘范两传,公元1274年(至元十一年),左丞相伯颜领行中书省总兵攻宋。十二年十一月,元兵分三路攻临安(今浙江杭州),伯颜率中军从建康(今江苏南京)进发。十三年正月,三路元兵会师临安,二月,南宋幼主出降。推敲伯颜曲中之意,再根据张弘范曲意,伯颜此曲当作于至元十三年元兵攻占临安之后。






赏析



这是一首豪气快意的小令,前两句先通过服饰、车马表明自己身居高位;接下来再正面抒发自己气吞山河的气势,以及辅佐帝王、建功立业的豪情壮志。全曲写得气势非凡,一气贯通。

开篇两句呈现出一种华丽的贵胄之气和踌躇满志之态。“金鱼玉带罗襕扣”是从衣饰显示出其品阶,显然伯颜此时已身居高位,位列五候,甚是尊贵。他所佩戴的金鱼鱼符,所系的玉饰腰带,所穿衣服的扣子,无一不是达官贵人特有的佩饰,昭示着他们的门第身份和地位。

“皂盖朱幡列五候”,写的是其仪仗车饰,显示其位高权重。古代高官出行往往用黑色的车盖,红色的旗帜,即“皂盖朱幡”。元代并无裂地封侯之制,此处用“列五侯”来表明他身处高官显贵之列。

位高者权也重,对江山社稷自然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。“山河判断在俺笔尖头”写的就是这层意思。疆域虽大,河山虽壮,却全在俺笔尖掌握。有一种站在河山之巅,俯瞰中华大地,指点江山。激扬文字,天下之大,舍我其谁的豪气。将河山之重与笔尖之轻相提并论,有举重若轻的洒脱与优游感。

“得意秋,分破帝王忧”的结句将作者的志得意满和豪气干云演绎到极致。据说作此小令之时,伯颜已率师攻破建康,与其他两路元军会师临安,南宋幼主已降。此时,正是伯颜建功立业的得意之秋。此句实际上是作者自明心志,建功立业并非是要图谋个人荣华,而是要为帝王分忧,其胸怀天下,高瞻远瞩的气魄令人感佩,难怪他病卒后,谥“忠武”。

这首小令朴实、飘逸,有豪迈之气,其中“山河判断在俺笔尖头”之句颇有宏大气象。前几句极言其“武”,英武和事功兼备。后面一句点题,表明其“忠”。